全国服务热线:0791-88165263
公告:
南昌品方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专业从事于腹带招商,腹带加盟,腹带厂家, 欢迎来电咨询!
新闻动态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剖宫产,横切口和竖切口究竟哪个好?添加时间:2022-04-18

前几天,飒姐写了一篇关于剖宫产和顺产的问题,(没看过的戳这里:剖宫产和顺产究竟哪个好?听谁的?)很多妈妈们在评论区跟我讲述了她们的经历,其中就有好几位问到我关于剖宫产横切口和竖切口究竟哪个好的问题:


640.webp.jpg


这个疑惑好像很多妈妈们都有,虽然现在剖宫产基本上都是横切口,但是也有少数进行竖切口的情况,那么这两种切口究竟有什么区别,到底哪个好,今天咱们就来详细说一说。


640.webp (1).jpg


对于剖宫产的手术切口并没有硬性规定,对于切口的要求和选择来说,大前提首先是跟我们进行腹部开放性手术切口的原则是一致的,那就是:


选择腹部切口时,最重要的目标是这个切口需要为预期的手术提供充分的暴露,同时考虑到计划的手术可能因术中发现或并发症而改变,能够好处理可能出现的情况。


手术切口应保留重要的腹部结构,从而最大程度地减少对腹壁功能的影响和损伤,在切口愈合后,组织应有足够的强度,以减小伤口裂开和随后发生切口疝的风险。


在选择切口类型时,其他需考虑的因素包括这几个方面:


是否需要快速进腹


诊断是否确定


患者的体型


既往瘢痕的位置


严重出血的可能性


最大程度地减少术后疼痛


外观结局


在外科腹部手术中主要有两种切口类型:横/斜切口和纵切口。与纵切口相比,横/斜切口的粘连形成和术后肠梗阻的发生率可能更低。与正中纵切口相比,横/斜切口可能疼痛感更轻,对肺功能的影响更小,特别是在术后早期。


然而,一项系统评价对横/斜切口和正中纵切口进行了比较,结果发现,早期或晚期术后并发症发生率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且恢复时间也相似。


其他研究已发现,横切口的切口疝发生率似乎更低,但一些报道称其伤口感染率更高。所以总体来看,目前尚缺乏强烈支持哪种切口更好的数据。


横切口


对于女性而言,就剖宫产术后的目前切口选择,一般是做皮肤横切口,因为与中线皮肤纵切口相比,横切口更美观且术后疼痛和疝形成风险可能更小。但是这也并非意味着竖切口就完全被摒弃了,在一些特殊的情况下,可进行中线纵切口,比如这些情况:


必须在作切口后迅速分娩


横切口的术野暴露可能不充分


患者有出血体质,因此皮下或筋膜下血肿形成的风险增加


还有一点考虑就是经产妇既往瘢痕的位置,我们常常会尽量避免新的瘢痕生成,比如如果一个产妇,第一次剖宫产是竖切口,那么在进行第二次剖宫产的时候,没有特殊情况,依然会延续第一次的切口来做。


目前我们在剖宫产中常用的2种横切口是Pfannenstiel型和Joel-Cohen型切口:


640.webp (2).jpg


这两种横切口不一样的地方是:


Pfannenstiel型皮肤切口略弯,位于耻骨联合上方2-3cm处,中间部分位于阴毛的修剪区域内。


Joel-Cohen型切口为直型,在髂前上棘连线下3cm处,比Pfannenstiel型略靠头侧。


几项meta分析通过针对剖宫产手术切口的随机试验发现,与Pfannenstiel型切口相比,Joel-Cohen型切口具有显著的短期优势,包括减少发热、术后疼痛、镇痛需求、失血、手术时间(总时间和作切口至分娩的时间)和住院时间。


2项比较切口的试验(411例女性)显示,Joel-Cohen型切口患者的术后发热率降低65%(RR 0.35,95%CI 0.14-0.87),术后镇痛的需求降低45%(RR 0.55,95%CI 0.40-0.76),作切口至分娩的时间更短[均数差值(mean difference, MD) -1.90,95%CI -2.53至-1.27分钟]。


而且,Joel-Cohen型切口手术时间更短(MD -11.40,95%CI -16.55至-6.25分钟),评估的失血量减少(MD -58.00,95%CI -108.51至-7.49mL),术后24小时的镇痛总剂量更少(MD -0.89,95%CI -1.19至-0.59),术后母亲住院时间缩短(MD -1.50,95%CI -2.16至-0.84日)。


640.webp (3).jpg



但是,即使如此,依然有许多术者仍然更青睐Pfannenstiel型切口,部分原因是此切口的位置略低,因此术后腹部更美观,比如穿着比基尼或者低腰裤的时候,更容易隐藏而不会露出来。


但是,如果是产妇存在重度肥胖时,脐上横切口可能优于耻骨上切口。


纵切口


与横切口相比,正中纵切口可以让医生更快进入腹内、减少出血和浅表神经损伤,而且在需要扩大术野的时候更容易地向头侧延伸。同样,如果产妇存在重度肥胖时,脐上纵切口可能优于脐下纵切口。


640.webp (4).jpg


一项前瞻性队列研究纳入了3500多次紧急剖宫产,正中纵切口至分娩的中位时间短于横切口(首次剖宫产:3分钟 vs 4分钟;再次剖宫产:3分钟 vs 5分钟),但新生儿结局无改善,并且纵切口组的一些母亲和新生儿结局更差,例如母亲的产后输血率(8.5% vs 5.3%)和新生儿的产房插管率(17% vs 13%)。


这个结局较差的原因,可能是有未能发现的混杂因素,因为皮肤切口的选择和剖宫产指征有关,毕竟在本来情况就不太好的情况下,母亲和新生儿的结局可能也会更差。


所以总体来看,在母体和胎儿不存在特殊情况的时候,基本上都是会选择横切口,但是已经进行了竖切的妈妈们也无需太过可惜,毕竟只要母子平安,切口也只是一个不一样的勋章罢了。


讲完了这些内容,我想放上一位粉丝前几天给我发的信息,她是一位双胞胎妈妈,大家都知道,双胞胎的妊娠是非常不容易的,妈妈要承担比别人更多的辛苦和风险。


她的肚子上有着严重的妊娠纹,现在孩子十个月,她发给我的照片,是妊娠纹和马甲线并存的状态:


640.webp (5).jpg


她告诉我:


640.webp (6).jpg


我觉得她真棒,而且说得也很对,妊娠纹也好,剖宫产的切口也好,都是妈妈们的勋章,也是新生命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独特印记,更是一份只有“母亲”才拥有的独一无二的苦痛与骄傲。


参考文献:

[1]Uptodate:剖宫产的手术技术Temmerman M. Caesarean section surgical techniques: all equally safe. Lancet 2016; 388:8.

[2]Seiler CM, Deckert A, Diener MK, et al. Midline versus transverse incision in major abdominal surgery: a randomized, double-blind equivalence trial (POVATI: ISRCTN60734227). Ann Surg 2009; 249:913.

[3]Brown SR, Goodfellow PB. Transverse verses midline incisions for abdominal surgery.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05; :CD005199.

[4]Bickenbach KA, Karanicolas PJ, Ammori JB, et al. Up and down or side to side?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examining the impact of incision on outcomes after abdominal surgery. Am J Surg 2013; 206:400.

[5]Dahlke JD, Mendez-Figueroa H, Rouse DJ, et al. Evidence-based surgery for cesarean delivery: an updated systematic review. Am J Obstet Gynecol 2013; 209:294.

[6]Mathai M, Hofmeyr GJ. Abdominal surgical incisions for caesarean section.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07; :CD004453.

[7]Hofmeyr JG, Novikova N, Mathai M, Shah A. Techniques for cesarean section. Am J Obstet Gynecol 2009; 201:431.

[8]Gizzo S, Andrisani A, Noventa M, et al. Caesarean section: could different transverse abdominal incision techniques influence postpartum pain and subsequent quality of life? A systematic review. PLoS One 2015; 10:e0114190.

[9]Wylie BJ, Gilbert S, Landon MB, et al. Comparison of transverse and vertical skin incision for emergency cesarean delivery. Obstet Gynecol 2010; 115:1134